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你能弄明白一些事情吗?比如说坚持,比如说自我,比如说一切追寻真理的事情。很多人已经不谈这些,可是这些真的能够在生命中消失吗?人固然会衰老,可是年轻的心只有封闭,而绝无衰老。我相信生命是一场虚荣,可我也相信正是这一场虚荣,所以每个生命注定都是精彩的。

网易考拉推荐

读沈从文《边城》《渔》《三三》  

2010-07-12 18:04:27|  分类: B.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沈从文《边城》《渔》《三三》 - BookFans -
 
 
 

 


          在压抑的求职中读沈从文的《边城》文集是一件既是奢侈又是美静非常的事了。
          合书三日,脑海中仿若能听见重归茶峒的二老傩送站在茶峒大河岸边喊那翠翠渡船的声音。那画面且静瑟,且在黎明中含着些薄雾,或许还可以含些薄雨。这结局想必是好的吧,但若是如此,那也想必便不是沈老的文章了吧。
          连读了沈从文《边城》《渔》《三三》几个短篇,确是感觉一阵水乡含蓄之美,颇有滋味。此前,我一直在寻觅各地域题材的文学作品。在读过路遥,陈忠实,霍达几个北方题材作家的作品后,对于寻觅南方文学作品的渴望便更是强烈了。直到回头再看见沈从文的小说,我欣喜的发现,这正是我之前一直在寻找和思想的南方题材的文学作品。这些作品且又是如此亲切,且又是如此委婉且又如此之美。
           翻开《边城》小篇,可以看见新旧两篇旧序,读过序可以很直接地感受到作者写作的强烈意图,甚至于某种对于民族对于当时环境下小人物爱恨离愁的思考和自信。作者的气场可以毫不造作的跃然纸上。我确也是被这样的直接感到意外。
           蒋勋曾评价沈从文是白话文前河中的民族大家,在对于当时国民腐朽的精神世界的思考和描写远远细腻且真实于鲁迅先生。这样的评价自然是高的,但却又是不错的。那个时候确实需要大量的人文医药,去唤醒国民的自知。沈从文与鲁迅都是以文学赤裸的记录来揭开民族精神的腐朽与盲目,只不过鲁迅先生多于赤裸的戏剧的揭露,而沈从文则多于含蓄的平实的记录。
          小人物的爱恨离愁,农民与士兵。这些都是沈从文多次提到的写作倾向。用他的话来说是,“温暖”。他关怀这些人,且是想要温暖这些人。民族性的内涵且不论,且看文中写得美的。
 

 

 
 
读沈从文《边城》《渔》《三三》 - book88817 - book88817的博客


 
 
         《边城》《渔》《三三》的情感都是无不朦胧,无不委婉,无不使人纠结的。这可能也正是像了南方某方面的性格,细腻且委婉,朦胧且纠结。翠翠与大老、二老,三三与总寨少爷,皆是往来情愫,却从不言明,甚至于羞涩委婉,作者似乎也正喜欢这样的情感,既是单纯,却又是充满细腻,然而作者似乎又喜欢给个没完没了或是一场悲剧,让这份本已是委婉的情愫变得纠结起来。要命的是,读者也一并随着纠结起来。若是世间能有什么纠结的美,怕这个便是了。
          三篇文章的小主角都是有趣的。大多十五六岁不过二十的年纪。有些心理世界却也是格外可爱的。在压抑的现实生活中读些这样的角色你会不觉心头喜爱。
         《边城》《三三》都是说女性,而且皆是单亲,但是其美却是不一样的。《边城》是祖孙之亲,《三三》是母女之亲;《边城》有生命之爱,《三三》更多的是懵懂之戏。
         若有难忘的,应当属《边城》爷爷与翠翠之间令人感动难忘的祖孙之情,这其中又穿插着翠翠的婚事。这关系是单纯且美的。船总儿子大老二老与翠翠的恋情却也是美的,单纯的让人觉得既天真又美。爷爷与大老的死,以及二老最后的远走,都是突然的。这所有人的关系眼看着就要融合饱满在一起的时候,忽然作者又要让你感觉到所有人的关系是空的。翠翠和爷爷的关系是空的,翠翠和大老的关系是空的,翠翠和二老的关系也是空的。看完之后甚至会觉得,这边城是否究竟正是这一份空的美呢?那若是描写和表达的是一份空的美,那为何又要取名《边城》而不如叫《空城》呢?
           也许,作者正是想要让那美在一个空的关系中延续下去,让那份美继续在读者的遗憾中保留下去,故而选择了一种空的结束。忽然会有一个成语浮现在脑海-“竹篮打水”。而今想起来,这个词语,确实很适合这两个短篇人物的关系。三三也正是在情愫之时面对了总寨少爷的死。那所有过去的交集,交往的含蓄与美似乎也都是空的,正如“竹篮打水”。
 
           这三篇文章都有许多细节是值得人玩味的。我喜欢的比如《渔》中对于山路夜景的描写,漂亮极了。吴性兄弟上山与和尚的聊天也是漂亮极了。我有一句话格外喜欢:“你说天堂的门,可惜这里只有一个庙门。”我特别喜欢这句话,觉得它玩味的很。这似乎也是一个空的表达。你眼见好似天堂的门,可那确确实实只是一个庙门,你也需从天堂的心认识到这且是入庙的心。
          还有《渔》中,吴性兄弟庙前拈花唱的歌:
 
             “你脸白心好的女人,
              在梦中也莫忘记带一把花,
              因为这世界,也有做梦的男子。
              无端梦在一处时你可以把花给他。”
 
            美极了。
 
            除此外,想必更多的,三个短篇间接揭露的许多民族性的盲目了罢。
            《渔中》已不顾国破家亡的世界,仍旧满心家族世仇,准备霍霍屠杀的山中各族,在这些人眼中,世仇比国破家亡更重要。
            《边城》中,河边吊脚楼上为水手和商人准备的娼妓夜夜高歌,她们的丈夫却在吊脚楼下愉悦的为那些与自己妻子欢愉的水手和商人撑船,并且谈笑风声。有人指着那吊脚楼窗上的人影,问到那位丈夫,你的妻子正在和别人欢愉你不气氛?那位丈夫却笑着说,妻子与别人欢愉心中念得却是自己,于是吹个口哨,果然吊脚楼不再高歌,楼下却引来一阵男人们的欢笑。那丈夫还得意地说,你看我说的确是实话吧。精神世界如此的盲目与腐朽确然是让人不可思议的。
 
      
            偷闲读些闲书却是件奢侈但却又是美静的事。合上书,似乎又将去面对些诸如工作诸如简历这些令人心烦的事,但却多少都应为生活中仍有一角心灵的空地而感到庆幸。算是让人感到好的事吧。
 
 
                                                                                                                 2010.07.12
 
 
 
 
 

-------------------------------------------

 
  评论这张
 
阅读(226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